2016年3月4日星期五

給ELLE TAIWAN的信


親愛的Elle Taiwan編輯部:

冒昧的向你們發這封信真不好意思,但就新一期封面故事為我所帶來的不適有以下意見:

我無意作人身攻擊但,整個故事簡直可以以醜惡來形容。先不以羅志祥的造形來作評價,單是出發點就已足以讓人反胃,「我知道你想摸清我......回到家,是兒子,也是女兒」, 羅志祥在片段中的旁白加上facebook專頁上「跨越性別 5位現世生活中的「丹麥女孩」」的宣傳主題,不難讓人把這輯照片跟電影直接產生聯繫。不論你有沒有到電影院欣賞《丹麥女孩》,單在預告片已可得知這是一部有關身份認同的電影,Einar Wegener在變性前對自身的矛盾,社會(醫生)對其異常行為的反應和傷害,和得知手術風險仍決定變性的勇氣,未至於賺人熱淚,也足夠讓人反思現時社會跟跨性別的關係。編輯們大概只看過劇照或由別人口中得知故事背景才會得出如此成果,否則以我的愚見,不明白為何在兩小時的電影之間,他們只領會到「女裝男穿」,一個故事中從來沒有刻意強調的造形元素。要注意的是Einar自成為Lili後一直把自己視為女生,所以在他自身的角度出發他只是穿回本來適合自己的服裝,並沒出現「女裝男穿」的行為。


提到造形本身,那長髮有如張國榮16年前作品《大熱》造形和Lady Gaga某上經典造形的復製品,那句大言不慚的「你笑我娘,我將模糊你腦中的刻板印象」,大概只是把我們對他的刻板印象引領到另一個刻板印象之中,為何打破性別界限一定要是男生穿高跟鞋?為何一定要留長髮?這些元素都是社會為女性定下來的核板印象,也許羅先生很努力表現自己的可能性,可惜的是除了前人的影子我看不到他口中所說的自由開竅。他說愛美是他無可救藥的信仰,我想他應該會錯邪教才會讓自己那麼空洞沒趣。

我已不要求亞洲時裝雜誌可幫助有夢想的年青人開竅讓他們可以向更廣闊的方向發展,但錯誤的方式演繹近期熱話應該會為一本雜誌帶來最災難性的後果,我懇請各位媒體工作者在下次上班前找回你最初入行持有的那份使命感,在大型紙媒工作得到的除了是無數的虛榮感還要記得有讀者,所些很可能是把媒體視為第一道橋樑的年青人,像你最初想入行體驗這個花花世界的下一代,如果教育大眾這一丁點責任感從來都不出現在你的媒體人生中,我希望你認真考慮一下自己有沒有入錯行。我想我覺得時裝行業越來越無聊的原因部分來自於大家也過於短視和表面,要創作觸動心靈的東西本來就難以一時三刻完成,但現在的人卻只希望以最少的資源達成最大的效果,真希望某些領導層可嘗些離開自己的comfort zone讓世界更進步。

最後我想說,「當你還困住自己,我早已超越性別」,有能力說出這句宣言的人有很多,但一定不是羅志祥。

你問我害怕被封殺嗎?如果時裝市場可憐的只有借小題炒作便覺得自己是教主的人,我也不稀罕留下來丟人現眼。

(photo credit: Elle Taiwan fan page)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