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日星期五

就只是來交待一下近況


我發現寫作跟演奏一樣,放低一段時間後是會生疏的,因為寫作比賽和出版的事情數月來我一直處於burnt out的狀態,越寫不出就越不想寫,情緒不斷循環到最後我決定先放低它去放任自己不管,老實說沒有壓力的生活最初是很爽的,但習慣了會覺得有一點無聊,接著便面對著要打包回港,適應香港環境等一連串的關卡,我任性不想做這樣不想做那樣,不合心意的直接說不,所以我仍然沒有新的落腳點,不過不用替我擔心,我相信很快便有新的車載我走。

年底一直在回顧(因為今年真的沒寫過什麼所以好像一整年都在回顧)所我不再重覆2015年首9個月所發生的事情了,回來後我去了幾個大小旅行;跟了一個廣告,是以前的上司請我去的;把Matthew Miller帶來香港當了一星期私人助理,不做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把一些事情處理得如此成熟。暫時不想回去當記者了,回來後一直很不安同時覺得自己應該嘗試一些在倫敦沒做過的事情,或者我可以因此走更遠的路,分享比寫兩性關係和Kim Kardashian又生了多少個小孩更有意思的事情,其他門不開給我的話我會回來的,如果到時候還有人想看的話。

幾星期前我自薦去了一家公司當stylist,零經驗零美學根底但別人卻給了我機會,見了兩次面我便把數萬元衣數交到對方手中,信任真是種奇秒的能量,我暫時不打算在這裡公開跟我合作的歌手,到有天那張專輯內頁寫上我名字的時候,請你們到唱片店支持一下我。

最後來到大家(包括我自己)都十分關心的題目 - 你的書呢?

因為我一直收不了尾、電腦不聽話整個hard drive升天(我因此不見了好多在倫敦的美好回憶),封面問題......應該會延期了,我十分感謝出版社對我的包容和體諒(千萬不要跟我解約啊求求你!),我答應大家它將會在2016年春季跟大家見面。

我們遲一些見,在我的發佈會上。

1 則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