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8日星期四

華麗邂逅 CENTRAL ST MARTINS SPECIAL - RYOHEI KAWANISHI


大型又誇張的作品往往最易引人注目,Central St Martins畢業生Ryohei Kawanishi的作品看似凌亂又譁眾取寵但七件作品也包含了Ryohei對社會的不同看法,Ryohei擅於以自己的時裝作為自己的宣言,表達自己對全球化和社會的看法同時叫大眾反思fast fashion對時裝行業的影響。


作為行業內的新成員,你對時裝界有什麼看法?
時裝界變得越來越沉枯燥從乏味,經過長時間的發展時裝變得只著重生產而忽略了修養,時裝現在已再沒文化可言,當你走上街上會了解這點,Topshop,H&M和UNIQLO等「時裝」比有文化的時裝更強大。全球化和大量生產都嚴重打擊有修養的時裝。

你如何形容你的風格?
我會以一面社會的鏡子來形容自己的作品,我以文化批判社會和全球性的問題作題材。

你認為成為一個成功的設計師需要具備哪些條件?
我不想成為時裝設計師,因為大多數設計師只是在不斷生產的,這對我來說太無聊了,我希望成為一個更創新的角色,我並不知道可怎樣稱呼它,我也不知道成功的定義是什麼,我想這並不代表像一般的設計師,賺很多錢或在雜誌展示我的作品。

誰是你最喜歡的設計師?他有在你設計時為你帶來啟發嗎?
其中一個我喜歡的設計師是Olivier Theyskens,我以準確的西方服裝歷史和發展來解讀他的作品,他的時裝見解和審美觀十分優美,而他的態度也為我帶來啟發,另一位我喜歡的設計師是Miguel Adrover,他2001年的Meeteast和2004年的The Americans系列反映對種族和社會的意見十分有趣,他過往常以不同手法經時裝來表達自己的意見,而他這種表達方式對我來說十分有啟發性。
我的作品來取材於藝術品,如Santiago Sierra, Flancis Alys, Doris Salcedo, Martin Creed, Joseph Beuys和Marcel Duchamp,我時常參考他們如何看待社會問題和他們的表達手法。

可否分享一下你的系列?那一件作品是最具標誌性的?那一件是你最喜歡的?
我的系列由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戰爭出發,第1和第2套作品是參考了傳統猶太人的風格,我把我對他們歷史的理解加入西方文化中,而第3和第4套作品展示了以色列軍隊的規模和裝備,而第5,6套作品以不同的物料展示巴勒斯坦的情況,而第7套作品是我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戰爭的演繹,而每件作品在物料上也包含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關係和隱喻,因此我的系列是一個包含七個造型的故事。

你的下個計劃是什麼?你在計劃成立自己的品牌嗎?
我將在Central St Martins升讀MA課程和發展有內涵的時裝。











如希望了解Ryohei更多,可到訪他的網頁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